≡电子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首 页  法院简介  法院动态  便民利民  理论实践  法院文化  审务公开  法院建设  监察之窗  图文直播  普法课堂  裁判文书

 

监察之窗2016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7-03-23 16:59:55


监 察 之 窗

 

2016年第6期(总第82期)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监察室         2016年 12月31日

 

    录

 

【廉政动态】

●我院詹旭伟院长参加区委反腐败工作协调联席会议

●我院开展2016年第四季度审务督查工作

●我院继续开展明察暗访工作

●我院针对当事人打电话难及电话无人接听问题开展调研

●我院纪检监察部门受理群众投诉情况

●我院监察室派员参加本院评估拍卖抽签情况

 

【警钟长鸣】

被贪欲击垮的执行局长

 

【廉政动态】

●我院詹旭伟院长参加区委反腐败工作协调联席会议

为落实上级文件精神,进一步加强反腐败工作协调力度,南山区委在2016年12月22日召开了区委反腐败工作协调联席会议,我院詹旭伟院长参加了会议并汇报了我院今年反腐败工作情况以及对《关于进一步加强南山区委反腐败协调小组成员单位在办案中协作配合的暂行规定》发表了意见和建议。

会后,我院根据《关于进一步加强南山区委反腐败协调小组成员单位在办案中协作配合的暂行办法》,结合本院实际起草制定了《关于落实〈关于进一步加强南山区委反腐败协调小组成员单位在办案中协作配合的暂行办法〉工作细则》。

 

●我院开展2016年第四季度审务督查工作

依据我院2016年审务督察工作方案,我院开展第四季度审务督察工作,督察的范围为当季度二年以上长期未结和超审限未结案件,汇报和通报2016年第二、三季度和2015年两阶段督察工作的后续案件结案和整改情况;司法作风巡查、庭审纪律。重点督查内容为二年以上长期未结的诉讼和执行案件。 

第四季度我院共有8人开展专项督察工作,共计开展审务督察工作84件/人/次,其中办结投诉4件(截至2016年11月31日),专项督察1次,作风督察24人/次,院领导开展谈话提醒24人/次,评优评先廉政审查27人/次,督察报告1份,检查通报3份。

 

●我院继续开展明察暗访工作

依据我院《2016年开展明查暗访工作方案》的安排,我院明查暗访办公室于2016年11月、12月对我院司法作风、立案窗口、庭审纪律、司法廉洁、内部安保以及落实 “中央八项规定”等情况进行了抽查。

从明查暗访情况看,我院整体司法作风较之前有明显好转,多个审判庭秩序比较井然,没有发现干警有迟到、早退和从事与工作无关的活动,但在检查中亦发现立案和司法事务窗口有部分干警未严格按规定着制服,部分司法辅助人员的办公室东西放置不够有序,部分审判庭的庭审录像设备有待升级,个别派出法庭的安保有漏洞,存有隐患的问题。

正值年底清案关键时期,希望全院干警保持高昂的工作热情和良好工作责任心,共同提升我院的司法形象,圆满完成年度各项工作任务。

 

●我院针对当事人打电话难及电话无人接听问题开展调研

近期,有当事人和部分人大代表向我院反映法官及助理电话长期无人接听或打不进的问题,我院监察室根据院领导的指示就该情况向相关业务部门进行了调研。

经向各业务部门负责人了解,并与部分法官及助理讨论分析,当事人或律师打电话难或无人接听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法官和助理因外出办事不在办公室,主要情形是法官开庭,法官或助理出差、开会、休假,助理外出调查取证、送达、保全等。二是部分当事人打电话给法官,长时间讲述案件的经过及自身遇到的困境,通话时间达30分钟以上(民一庭及执行局遇到较多),导致其他当事人电话无法打入。三是部分当事人打给法官或助理,反映案件情况,经法官和助理多次解释,当事人仍不停打来,影响法官和助理其他工作,所以不接的。四是部分法官或助理工作任务繁重,有时候在处理法律文书或其他事宜,顾不上接电话。

为解决当事人打电话难或电话无人接听的问题,我院监察室提出了6点意见和建议。

 

我院纪检监察部门受理群众投诉情况

11至12月,我院纪委、监察室受理群众投诉7宗,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42%。

 

我院监察室派员参加本院评估拍卖抽签情况

11至12月,我院监察室派员参加本院评估拍卖抽签4期次,坚持做好监督工作,确保评估拍卖工作公开、公正、公平。

 

                                    

【警钟长鸣】

 

被贪欲击垮的执行局长

——南京雨花台区法院执行局原局长陶福友滥用职权、受贿案

 

2013  8月28日,对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原局长陶福友来说,是其一生中最为耻辱和痛悔的日子。这一天,这位曾经在审判台上无数次敲响法槌的法官,却成了审判台前听候宣判的被告人。随后,他因犯有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被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 年。陶福友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同年12月18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囚车鸣响警笛、冰冷的手铐锁住陶福友的双手时,他悔恨地说:“无论是谁,做什么也别犯罪。哪怕是跪在大街上乞讨,也好过失去自由。”

“患生于多欲,祸生于多贪”。陶福友的人生,恰恰就葬送在“贪欲”二字上。

积极进取:地质队员成为高级法官

回顾陶福友的人生经历,可以看到,他也曾经留下过一段努力奋斗、积极进取的上行轨迹。陶福友1962 年出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1981 年经招工进人华东治金地质勘探局807队从事治金勘探工作,曾在荒山野岭里的勘测一线作业12 年。1993 年,他经招考进入雨花台区法院工作,之后一干就是20 年。在法院工作期间,他曾因工作出色,先后七次受到表彰,并被评为南京市“十佳法官”、南京法院优秀业务能手。2001 年 12月,他还被授予“南京市文明法官”称号。伴随其出众的工作业绩,陶福友的职务也获得了较快升迁。2003 年,他被提拔为执行庭副庭长,2006 年任执行局局长(副处级),2009 年 3月任院党组成员,2010 年 12月任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2008 年 4月,陶福友晋升为四级高级法官。

陶福友在工作中爱钻研、肯动脑。刚进入法院工作时,由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法学专业教育,工作上常常陷于被动。为此,他主动加强了专业学习,不仅积极参加法律业余大学的学历教育培训,还利用节假日等业余时间到南京一些高校参加法律方面的培训。几年下来,陶福友的业务能力提升很快。从事执行工作后,他善于学习兄弟法院的执行工作经验,开拓创新,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并在该院较早推行了执行流程公开、执行线索举报奖励、限制“老赖”高消费等举措,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所在法院的执行工作不断取得新成绩,他也于2009 年获得了“全国法院执行工作先进个人”的殊荣。

利欲熏心:神圣法槌变成生钱“魔杖”

在同事们的眼中,陶福友是一个有能力、有作为的干部,47岁就进入了院领导班子,也是一个有潜力、有前途的干部。但遗憾的是,他没有沿着成功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反而一步一步走向了违纪违法的泥潭。而导致其命运逆转的人,正是他的两个“朋友”:一个是他的下属——雨花台区法院执行局执行员倪斌;另一个是当地的“老板”——中鼎摩托车制动器厂法定代表人娄涛。陶福友到执行局工作,特别是担任局领导后,该局执行员倪斌即对他百般讨好,很快赢得了陶福友的另眼相待,常常把一些重要的执行案件交由其执行。而倪斌则仗着有陶福友这个顶头上司的信任和支持,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执行权拉关系、交朋友,结识了一批财大气粗的“老板”朋友,并逐渐把陶福友也拉人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感情的加深,两人与这些“老板”朋友们的关系是越来越火热,陶福友常常沉浸在“老板”朋友们安排的吃喝娱乐之中,价值观逐步偏移,事业心渐渐减退,进而萌生了以权谋私的罪恶想法。陶福友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干工作,收一点拿一点、捞一点占一点、吃一点喝一点、玩一点乐一点是人之常情,是小节,无伤大雅”;  “只要不犯大错误、不搞大腐败,犯点小错误、有点小毛病,组织上也会宽容原谅”;“别人恣意腐败,尚能逍遥法外,自己捞点蝇头小利,更是不足挂齿。”于是,他今天占一点、明天捞一点、后天贪一点……渐渐地,他在犯罪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贪欲一旦露头,就像打开了的“潘多拉之盒”,一发而不可收拾。在人们眼中,国徽高悬的法院应该是维护公平正义、惩治犯罪的神圣殿堂,然而,陶福友却在贪欲的驱使下,在这神圣的殿堂里干起了不可告人的勾当。

2005 年,陶福友利用职务便利,将南京某墙体材料总公司申请执行某县建筑工程公司驻南京办事处贷款一案协调到雨花台区法院办理,为此得到了当事人奉上的5万元“辛苦费”。

2007 年,陶福友为请托人燕某独资经营的南京某机械配件厂拆迁一事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了燕某送上的10万元贿赂款。

2010 年,陶福友认为自己的升迁之路可能快到头了,他迫切地要将手中的法槌变成生钱的“魔杖”,于是,他加快了以案谋财的步伐,他要为自己的后半生积攒一点财富。2010 年下半年,陶福友在乔某申请执行债权的案件中,为申请执行人谋取利益,在法院办公室两次收受乔某贿赂款4.5万元。2010 年 8月,陶福友在受法院指派参与雨花台区某拆迁项目时,为某房地产公司在拆迁中谋取利益,一次就收受20万元“好处费”。

陶福友在利用执行权谋取私利的过程中,还逐步摸索出一套以“拖”、“敲”、“和”为基本手法的“捞钱三部曲“:所谓“拖”,即不给钱,就拖着不办;所谓“敲”,即不主动给钱,就旁敲侧击索要;所谓“和”,即钱一到手,就采取和稀泥的方式摆平案件。就这样,陶福友一次又一次地向当事人伸出了罪恶之手,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收受了贿赂款39.5万元。陶福友的胆大妄为在执行局很快带来了“上行下效”的连锁反应,该局在一时之间竟被搞得乌烟瘴气,随之而来的则是执行员倪斌、周文的先后被捕,他们在与陶福友沆瀣一气、串通作案的过程中,收受贿赂竟至近百万元。

滥用职权:为保私利酿成国家巨额损失

2007 年年底,中鼎厂地块开始拆迁,第一分厂也与之一起打包拆迁。为了逃避中鼎厂的债务和控制中鼎厂及第一分厂的拆迁补偿款,娄涛与其朋友蔡文杰共同伪造了其欠蔡文杰 4476万元债务的借条和“还款协议书”,并在骗取公证后交由蔡文杰出面向雨花台法院 申请执行。在时任执行局长陶福友的指挥协调下,雨花台法院执行局按蔡文杰要求直接将获取的拆迁款3359.55万元划入被执行人娄涛的舅舅个人开办的南京欣驰公司。

2008  1月15日,中鼎厂的另一债权人南京市农村合作联社以对该厂享有抵押优先受偿权为由提起执行异议并提起诉讼和财产保全。雨花台法院对已划至欣驰公司款项中的1500万元进行了保全,娄涛遂请陶福友和倪斌帮助解决。陶福友在明知娄涛等人提供的债权文书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不对这份虚假债权文书进行依法审查,也不对合作联社提出的执行异议依法及时立案受理。同时,陶福友在明知该案涉及到自己和倪斌共同投资利益的情况下,违反有关回避的法律规定,将这起执行案件变更承办人交由倪斌直接承办。

2009  8月底,陶福友因该院领导班子调整分工而不再分管执行工作,但他仍超越职权,签批同意倪斌将1100万元保全款项违规发还欣驰公司。南京市中级法院于2010 年 4月8日终审判决合作联社对中鼎厂搬迁款有优先受偿权后,上述1100万元保全款项已被欣驰公司转移,致使合作联社直接经济损失 1 100万元。

此外,2009 年 8月底,陶福友还在负责协助区政府开展拆迁工作的过程中,接受某厂负责人黄某某的请托,在明知该厂地块属于集体土地的情况下,仍在有关部门组织召开的协调会上提议将该厂地块按国有土地进行评估,并以法院名义出具了要求区拆迁办支付985万元拆迁补偿款的工作函,致使国家拆迁款损失 489万元。

深刻教训:“贪欲”二字引来牢狱之灾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陶福友从极力追求个人利益的那一刻起,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陶福友身为法官,本应是法律尊严的维护者,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守卫者,但在金钱的诱惑之下,他放纵贪欲,背叛了职责和良心。为了达到追逐金钱的目的,他在执行局内部拉帮结派,搞个人“小圈子”,在法院外部交“老板”朋友,结利益共同体。他把人民赋予自己的权力作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他的所作所为,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了巨大损失,给司法公信力造成了巨大伤害,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牢狱之灾,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痛。正可谓玩火自焚、害人害已。

陶福友案件说明,法院干警一旦开始放纵内心的贪欲,其思想就会变得庸俗,意志就会变得薄弱,个人主义就会恶性膨胀,道德底线就会被轻易突破,从而一步步踏上万劫不复的腐败之路。

陶福友的教训警示我们,法院干警要拒腐防变,必须遏制内心的贪欲。“贪似火,无制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必滔天。”作为一名法官,手中执掌着生杀予夺的司法大权,必将面临更多的考验与诱惑,如果我们不懂得遏制贪欲,不学会如何去拒绝他人,就有可能落入他人布下的圈套,掉进他人设下的陷阱。因此,我们必须做到改造思想不停步、谨慎用权不谋私、安于清贫不贪婪,从而坚决守住党和人民交给自己的政治责任,守住自己的政治生命线,守住正确的人生价值,决不用手中的权力为个人和少数人谋取私利。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